為重障兒請命 陳長文促延外籍看護工作期限

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最近勤跑立法院,他希望以一個「極重度殘障兒子的爸爸」身分,親自向立委請命,盡快修法放寬外籍看護居留年限,因為照顧兒子文文的外籍看護工作期滿九年,依法即將離台,而以文文的狀況,幾乎一刻也離不開外籍看護。

「只要利大於弊,政府就該思考立法,做對人民有利的事。」擔心文文承受不了外籍看護被迫離去的陳長文說「這是一個父親的卑微要求」。

今年廿八歲的文文幾近全盲,無法站立、也難以言語,出入都靠輪椅,菲律賓籍外籍看護普丁幾乎廿四小時貼身照顧,無微不至,陳長文形容普丁「比家人還親」,「假如文文可以表達意思,我想在他心中,普丁應該比我這作爸爸的還重要吧」。

擔心普丁離開對文文產生的衝擊,陳長文放下身段,一一致電立委,多次造訪立院,不少立委聽了陳長文一番話,都被陳長文「父親卑微的小願望」深深感動。

國民黨立委鄭麗文已提案修正就業服務法第五十二條,放寬外勞在台工作期限從現行九年到十二年,但委員會審查時,有立委認為延長外勞在台工作會影響本國勞工權益,最後決議本周二交付政黨協商。

國民黨立委蔣孝嚴出力甚深,不僅以國民黨副主席身分希望黨內同志連署,也遊說民進黨立委、社福及環衛委員會委員,希望以「人道角度」思考,共同支持此案。

陳長文說,對有這樣孩子的家庭來說真的是種挑戰,「每天都是過不了的關卡」,好不容易有適合的外籍看護,相處也很融洽,卻因年限到了被迫離開,對家長、孩子都是另一種折磨。

他表示,重病臥床、年老失智、久病纏身都會遇到相同的問題;「今天我拜託立委修法,不是因為我是陳長文,而是因為我是極重度殘障患者的家長,在我背後,有更多更多同樣需求的家庭」。

立委質疑修法會壓縮本國勞工權益,陳長文說,這問題要先問本國勞工有沒有這樣的服務?「外籍看護可以在家裡待到凌晨一、兩點,有誰可以待這麼晚?」

陳長文談到遊說過程頗多感慨。他說,有些立委很幫忙,也有些立委擺明不讓過,卻連理由也不說。「法令不外人情。」陳長文語重心長地說,這是廣大無助的家庭難上加難的關卡,他的家庭只是一個楔子,希望政府、立委聽到人民的聲音。

創作者介紹

看護、外籍看護、幫傭、外籍幫傭等外傭新聞

fwrkern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